1. <span id="7ckmt"></span>
    2. <optgroup id="7ckmt"><li id="7ckmt"></li></optgroup>
    3. <strong id="7ckmt"></strong>

      專欄作者:吳兆華(Jamo Woo)

      一戰時為了減少損失,英國海軍將軍艦涂上類似斑馬身上的條紋,來增加其隱蔽程度。臥槽,原本灰蒙蒙的軍艦涂上性感的黑白條紋不是在海面上更醒目更容易被發現?原來,那個還沒有雷達的年代想要在戰斗中干掉人或者物還是得靠眼睛瞄準,動物學家發現斑馬在快速移動的狀態下身上的條紋會產生一種視覺偏差,讓估算其前進速度和路線變得困難,然后,一艘艘斑馬,不,軍艦就出發戰斗了。

      來自紐約的數據科學家Bryan Melmed登場,臺下屏氣凝神期待能學到獲取并利用數據的先進思想,他也講了一個故事:

      有個醫生收治了一名奇怪的病人,大腦結構的異常造成她能思考但沒有感情,她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收集各種信息才能做出一些簡單的決定,比如咖啡還是茶,蛋是單面還是雙面煎等等。這點相信不少朋友(特別是處女座的)會有共鳴,這種病俗稱糾結,總感覺信息收集得還不夠多到能夠做出判斷。

      人最終還是靠情感來做決定的,數據量再大也只是決策過程中的一個因素或是參考。這話從數據科學家的口中出來卻聽上去不違和,我想那就是Bryan所說的“數據的人性”。

      國內對待數據容易走兩個極端,數據絕緣體和數據收集癖。前者哪怕代理商精心呈現的數據都漠視,完全憑固有印象來洞察消費者,后者是只要能收集到的數據都要求收集然后鎖進保險箱,就算單一來源的數據分析有給出傳播優化的方向,數據關聯的缺失會讓傳播的整體優化方向找不到北。

      做個不負責任的推斷,廣告行業里的策略人基本上都是沒讀書心思的聰明小孩(讀書好的也都投行賺大錢去了),高數統計概率這些估計還是夠嗆,所以策略人不可能像搞定媒體策劃一樣搞定數據分析,策略人需要在大數據和活章魚之間找到存在價值。

      來自創新熱店iris的Ben和Chris認為,大數據可以是好創意的溫床,但大數據無法直接長出好創意,好創意的種子在策略人的手中。問題越犀利答案越準確,有時候問題本身可能就是答案,所以策略人的角色就是通過打磨問題來鎖定最有用的那部分數據。策略人未來會是數據打理人(Data Curator),與數據科學家(Data Scientist)協作來挖掘數據的最大價值。

      如何打理好數據,憑個人經驗寫幾條建議:

      1)至少交一個懂數據分析的朋友(建模級別的,不是寫問卷調研報告的);
      2)了解各類調研原理和對應的數據格式,比如尼爾森最近推出的神經科學調研產品;
      3)了解不同媒體可獲得的數據類型和格式,比如微博微信API所對應的用戶數據;
      4)培養看到數據就腦補來源和方法的習慣。

      回到開頭,我知道你還惦記著斑馬。未來一定會有讓軍艦隱身的高新技術,但是戰爭一觸即發,首相和百姓都等不了。同樣的,總有一天關于商業決策的所有數據都能收集并去重降噪,但是上市一觸即發,客戶和消費者可等不了。


      【關于作者】
      吳兆華(Jamo Woo)現任網邁廣告首席策略官。策略人或從事策略相關工作的可以申請加入他的專用微信群聽實時播報和吐槽,搜微信號(jamowoo)在加好友驗證信息里輸入姓名公司和職位即可。

      By: jamowoo
      ?
      • 強烈贊同,數據技術的完善不是一天的事情

        hugh 2014.07.06 23:40:22 評論

      • 請登錄發表評論。以上網友留言謹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任何立場。

      這篇文章上的評論的RSS feed

      抱歉,評論已關閉。

      ? 2006-2019 Madisonboom.com | 京ICP備16010340號
      酒色1314